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招聘动态

武汉蚁族生存状态:像蚂蚁忙碌而坚强地生活



发布时间:2023-06-09 09:02:38

  “蚁族”,是指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,他们和蚂蚁有类似特点:具有较高的智商、弱小、群居。

  在江城,也存在这样一个群体,因为地处江城,又称他们“江蚁”。他们聚居在城中村,受过高等教育,处于“生存以上,生活以下”状态,但却始终坚守着梦想,一边憧憬一边奋斗,努力为自己的青春寻找一处安放之地。

  近日,本报记者走进城中村,对江城“蚁族”的生活、工作等多个方面进行了探访。

  现状

  江城“蚁族”分布在城中村

  去年9月,北京大学学者廉思出版了《蚁族》一书,他的课题组让一个很重要但同时又默默无闻的城市群体——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集群体,出现在了社会公众面前。他为这个群体给予了沉重但准确的命名——“蚁族”。

  “蚁族”受过高等教育,主要从事保险推销、电子器材销售、广告营销等临时性工作,有的甚至处于失业半失业状态;平均月收入低于两千元,绝大多数没有“三险”和劳动合同;主要聚居于城乡结合部或近郊农村,形成独特的“聚居村”。

  在全国大学生毕业人数最多的武汉,这一群体被称为“江蚁”。江城究竟有多少“蚁族”?有人说有至少5万人,也有人说接近10万人,但记者连日走访,始终未能得到一个准确数字。据武汉市毕办统计,2009年,武汉大学生毕业人数达25万,位居全国第一。而武汉地区历年还没有就业的毕业生大约还有4万人。由此推断,江城的“蚁族”不在少数。

  记者连日探访发现,他们集中在洪山区的熊家咀、陈家湾、小何西村、纺织路等,东湖高新区的东湖新村、曙光新村……这些高校周边的城中村。

  居住

  为省房租,住进毛坯房

  红色的塑料板凳已经有些裂口,勉强做个床头柜;带着灰尘的双人床,是朋友的,掸掸灰,铺床棉絮就睡了……这就是杨雪梅在洪山区小何西村的新居——一间借来的毛坯房。虽然条件差了点,但房租总算不用交了。

  杨雪梅今年刚从湖北经济管理干部学院企业资源规划专业毕业。在她眼中,自己的学校没有竞争力,专业也是“天下最难找工作”的专业。在亲戚帮助下,她找到了一份1000元月薪的工作。相对于这点微薄薪水,每月260元的房租显得有点高昂。

  为把这项开支减下来,杨雪梅想尽办法。先是拉着同学一起合租,3人挤在一个单间——两个木板一拼,是张双人床。两个凳子、一张床板,是另一张床。可随着工作变动,室友们陆续搬出,加上房东也嚷嚷着要把房租涨到300元,杨雪梅忧心不已。“只要能有片瓦遮头,我不挑剔居住环境。”杨雪梅通过表哥的帮助,总算借到了这处住房。房子是毛坯房,厕所只有一个简单的蹲便,水泥地还不时扬起些灰尘,但她依然开心。

  湖北工业大学商贸学院毕业的李明,月薪1200元,他的住处几乎和杨雪梅一样简单,那是关山新村的一间不到10平米的私房,房里没什么家具,只有一张床,一张桌,3个破旧的椅子和一个旧货市场上买来的简易衣柜。每天白天,他拼命做销售,到晚上,他就在这栋住着20多个大学生的出租房里,打着鼾声入梦。

  像杨雪梅、李明的居住地一样,租金300元以下的城中村出租房,便是“江蚁”们在这座繁华都市里暂时的家。

  工作

  下班后摆地摊贴补生活

  低微的工资无法满足“江蚁”们日益增加的生活成本,不少人开始另谋出路:打第二份工、自己做小生意等。

  在天涯论坛上,一名将自己出路定在摆地摊的“江蚁”,不定期贴出自己的摆摊日记,引起了众人共鸣。

  这名网名为“甜心蜜语”的网友,在武汉科技学院附近租房,摆摊地点也在学校附近一条地摊集中的街道。她和合租的朋友,每天晚上下班后开始第二份生计:路边摆地摊。

  便携桌子、充电灯……简单的摆摊工具购置齐后,“甜心蜜语”开始到汉正街进货,主要进些耳环、毛衣链、围巾等小饰品。由于对市场不熟悉,她们生意一直很差。天越来越冷,买小饰品的人也越来越少,她们有时还会亏本。即便如此,两人依然每天坚持,在寒风中相互依偎。

  和“甜心蜜语”一样,杨雪梅除了在摄影工作室做文员的日常工作外,每晚还在光谷广场一家礼品店兼职做小时工。“我上大学借贷了8000元学费,至今未还,弟弟还在读高三,如果不兼职做双份工,父母的压力将更大。”杨雪梅说。

  饮食

  “固定菜谱”和二手微波炉

  李明住的地方,没有厨房。城中村里的小摊贩和小餐馆,就是他的“厨房”。

  早上吃热干面或者素粉,中午吃5元以内的盒饭,晚上炒个花饭,一天的吃饭问题也就糊弄过去了——这也是李明毕业半年,形成的“固定菜谱”。“工资太低,现在一天吃饭也就只敢花10元钱,还得照着固定菜谱来。”李明说,他知道小摊贩做的东西不是很卫生,但眼下顾不了那么多。

  来自河南的吴迪,已经毕业两年了,目前做着一份工资忽高忽低的销售工作。在古田一路他的租住地记者发现,他唯一的电器竟是一台二手微波炉。这台微波炉还是他上个月才买的。“微波炉是我放假时准备用来解决吃饭问题的,到老家河南的一趟车票也不便宜,人也多,春节不打算回老家了,看看能有其他的事情做做不。”吴迪说。

  梦想

  期待“蚂蚁搬家”成功

  就像“蚂蚁搬家”一样,“江蚁”期待找到新的高薪工作,期待在武汉买房,期待最终在这个大城市获得成功。

  华师武汉传媒学院新闻采编专业毕业的苏萍,一直有一个新闻梦。但报社并不好进,她只好先做着一天50元的兼职,并时刻留意各媒体的招聘信息。

  苏萍自嘲说,现在的状态还真像是一只在地上爬行的蚂蚁,自己实在是太渺小,每一份到手的工作都像宝贝一样。

  1987年出生的王园,老家在荆州。财会专科毕业后,她和男朋友都选择了在武汉工作。王园在江夏区一所高校当文印员,工资只有800元。男友在汉阳的一家银行做司机,工资也不高。

  为了让结婚尽快提上“日程表”,两人尽量节省开支,租住在学校附近的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。虽然收入不高,但他们仍然盼望有一天能够买房,在武汉扎根。“前提当然是换个好工作,我们会时刻准备着,时刻寻觅着,时刻等待着。”王园说,他和男友随时都在关注着招聘信息。

  杨雪梅也一样,尽管收入太低,生活艰难,她还是发誓不回农村,而是一定要留在武汉,她认为,这个坎一定会迈过去的。

  专家建议

  “江蚁”可放眼二三线城市

  坚守在武汉,艰难爬行着,期待“蚂蚁搬家”成功的“江蚁”,做法是否可取?

  中部人才公司职业测评师王晰璐说,像武汉这样的大城市,人才需求已几乎趋于饱和。近年来二三线城市在国家一系列鼓励扶持政策下,正展现出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更具潜力的发展空间。并且,在竞争力偏小的情况下,人才更容易得到重视和发展。将目光转向二三线城市,也许是“蚁族”们的另一条出路。

  湖北人力资源中心招聘部部长刘建全说,选择留在大城市的大学毕业生,应好好计算一下生活成本。同时他也呼吁,政府部门是否能考虑在大城市建一些廉租房,让留在大城市的“蚁族”后顾无忧,这样对他们也是一种鼓励。

上一篇:大学生就业瞄准大城市大企业 求职公寓生意火      下一篇:热剧追踪:《阿凡达》照亮白领生活法则